基于CDIO的新型临床药学人才培养模式探索_学术参考网
欢迎来到学术参考网

基于CDIO的新型临床药学人才培养模式探索

发布时间:2018-10-18 09:02

  摘要:临床药学是药学和现代医学结合、多学科交叉、实践性很强的一门新兴综合学科。文章首先分析了新的时代背景下,临床药学人才培养的需求与趋势。同时,通过借鉴CDIO的核心理念“实践导向”与“全过程性”,对新型临床药学人才培养模式进行了思考与探索。文章认为基于CDIO的新型临床药学人才培养模式应以实践与研究穿插贯穿培养全过程为主线,课程模块化设置为辅线,并通过多样化的教学与管理方法、多元化的师资队伍建设等方面进行支撑,从而实现对新型临床药学人才培养模式的优化设计。


  关键词:CDIO;临床药学;培养模式;实践;


  作者简介:娄小娥,浙江大学药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副主任药师;;翁默斯,浙江大学发展战略研究院、科教发展战略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


  临床药学是指药学与临床相结合,直接面向患者,以病人为中心,研究与实践临床药物治疗,提高药物治疗水平的综合性应用学科。[1]所以,临床药学是关于合理用药的科学与实践领域。[2]它形成于20世纪50年代初,并随着药学事业的发展而发展,已成为当今医院药学的发展方向,是全球药学发展的大趋势。[3]当前,社会对既具有扎实的医学和药学知识,又能熟练地把知识运用于实践;既能为专业的医务人员提供合理用药建议和监管,又能针对患者进行合理用药教育的“药物治疗专家”型临床药学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这不仅对药学人才的知识、素质、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对我国高等药学教育提出了崭新课题。由此,认识与把握时代需求,重新审视临床药学教育,加大力度培养新型临床药学人才,是一项紧要的工作。


  一、临床药学教育的时代需求


  临床药学是一门应用学科,所以其改革必须着眼于当前行业发展及体制改革的双向需求,而这些需求也对临床药学教育提出新的需求与任务,需要从临床药学人才培养的供给侧进行充分的思考与再定位。


  1.临床药学教育的整体环境。


  (1)行业发展需求:临床药学人才的职能内涵不断丰富。


  长期以来,我国医院药学以保障药品供给和窗口配发药品为主要内容,药师主要从事与药品的运输、存贮与调剂相关的简单劳动,工作的技术性及重要性根本无法体现,社会上对药剂师这份职业认识不足且不够重视。随着社会发展,药剂师从简单的调剂、提供药品进入到全方位为病人提供药学服务、与医护人员共同做好合理用药和安全用药工作,开展以传递药品所承载的个体化用药信息的药学服务工作模式。[4]可见,社会对临床药学人才有了更多的期待,从原先比较单一的属性逐步发展到多元化的职能定位。临床药学教育恐怕就不能按照原先格式进行复制,我们的人才培养目标就需要进行敏锐的调整。当然这个调整的过程要充分植根于我国现阶段国情与实际,既要遵循行业发展需求,也要结合学科发展的规律,要在两者之间寻找充分的契合点。


  (2)体制改革需求:新型临床药学人才需要大幅增加。


  迈入新世纪以来,我国医疗体制改革进入一个新时期,临床药学事业开始进入一个新阶段,新型临床药学人才的培养需求也在不断增加。2002年卫生部提出要逐步建立临床药师制,规定临床药师数量原则上三级医院不少于5名,二级医院不少于3名。照这样计划,我国临床药师需求人数超过3万人。[5]目前全国获得教育部批准设置临床药学专业的高校仍为少数,学生培养数量还远远不够。同时,我国自2009年4月开始实施新医改后,随着“医药分开”、“取消药品、挂号费和诊疗费,增设医事服务费,加强合理用药”试点工作的深入开展,使医院逐步有效控制成本、控制不合理用药[4];药品公开招标和药品零差价等一系列政策和措施的推行,带来了医院药品利润大幅下降;还有信息化管理等都对临床药师的工作提出了更多的挑战。因此,在新的体制机制改革形势下,需要一大批知识丰富、能力综合,能为病人提供优质药学服务的新型临床药学人才。


  2.临床药学教育的崭新任务:培养新型临床药学人才。


  (1)新型临床药学人才的基本定位:创新性应用型。


  高等教育要为社会发展提供符合需求的人才。面对崭新趋势,高等药学院校应根据社会发展需求,及时调整人才培养模式。新型临床药学人才首先必须是出色的应用型人才,能在毕业与就业之间进行角色的无缝转换,在就业时能迅速展开以病人为服务对象的临床应用;同时新型临床药学人才还必须具备充分的主观能动性,能在新型的医院体系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善于研究,用客观科学指标来研究具体病人的合理用药,最大限度地发挥药物的临床疗效,确保病人的用药安全与合理,促进卫生资源合理利用,创新性地开展工作。[7]


  (2)新型临床药学人才的具体要求:知识、能力、素质集成发展。


  新型临床药学人才,应当是具备宽专交融的知识储备,实践与创新能力兼具,专业与非专业素质兼修的创新性实用型人才。


  第一,宽专交融的知识储备。一方面具备一定的知识广度,在掌握扎实的专业知识基础上,还要对科技、财务、管理等方面知识有基本的了解。另一方面要有一定的知识深度,具备可持续发展的深入的知识掌握。知识的宽度与深度不能仅仅局限于岗位所需,还要充分把握行业所需与学科所需,强调系统、完整并有所侧重的深入的知识掌握与储备。


  第二,实践与创新能力兼具。不仅要有从事临床药学工作所必须的实践能力,而且还要有较强的创新能力,包括进行相关科学研究和知识创新的能力。“立地”与“顶天”的能力是新型临床药学人才要具备的核心能力。


  第三,专业与非专业素质兼修。专业素质主要是指业务方面的素养,同时新型临床药学人才还要具备出色的非专业素养。一名高端临床药学人才,在进行指导合理用药过程中,专业知识的运用、技能的发挥往往还需要个人的非专业素养的紧密配合,包括责任心、心理素质等。


  二、CDIO:新型临床药学人才培养改革的战略选择


  时代的发展对新型临床药学人才的知识、能力与素质水平有了更高的要求,同时我们也必须清楚认识到目前临床药学人才培养模式已经在一定程度上不能满足日益提高的人才培养要求。我们希望通过引入同样是实用性很强的工程领域的先进教育模式,实现对药学人才培养的突破。其中,以架设产品生产全过程的CDIO已经在全球范围工程领域的教育改革中取得了不俗成绩。CDIO代表构思(Conceive)、设计(Design)、实施(Implement)、运作(Operate),是由MIT、瑞典工学院等四所工程大学经过四年的跨国研究和探索于2004年创立的工程教育理念。[8]CDIO的“实践导向”与“全过程性”两大核心特点恰恰是新型临床药学人才培养所需。


  1.CDIO的“实践导向”有利于凸显新型临床药学人才的“应用型”。


  目前我们的人才培养模式尚未挣脱传统药学教育即化学模式的窠臼,这种教育模式往往容易导致临床药学人才的“应用型”不足。具体表现在教学内容上仍以化学课程居多,且常常出现内容交叉重叠等现象,特别是由于缺乏生物医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知识,培养的学生缺乏药和医的交汇融通,因而缺少与医师的共同语言,缺乏对医师和患者的说服力。[9]显然,对于一门应用型很强的学科,偏理科的教育模式是不太适应的,特别是随着时代发展,这种模式的缺点也愈发明显。


  CDIO教育理念提出以产业需求为导向制定人才培养体系,包括系统的能力培养、全面的实施指导(包括培养计划、教学方法、师资、学生考核以及学习环境)以及实施过程和结果检验的12条标准和一套完整的教学大纲,其精髓就是实践训练。[10]它所强调的做中学与学中做相结合,以及效果的综合评价等理念,与我们所提出的面向岗位、行业、学科的创新性实践型的临床药学人才培养理念非常契合。将CDIO理念引入药学教育,提早让学生适应工作环境。按照CDIO的大纲标准,要努力使学生具备以下几种能力:掌握以实践能力与创新能力为主的能力体系;为了开展指导合理用药工作须掌握的理论知识和应用能力;为了能够在医疗环境中和医生、护士及其他医疗团队开展工作,所须具备的团队工作和人际沟通能力;为了能使自己工作能力与时俱进,所需掌握的可持续学习能力。因此,CDIO理念对于重构新型临床药学人才的培养模式具有重要的应用价值。


  2.CDIO的全过程性有利于凸显新型临床药学人才的“创新性”。


  目前的5年制临床药学课程的设置很大程度上是临床医学与药学的简单相加,其中理论课程偏多,而且在教学安排上,临床药学专业教师也在一定程度上处于匮乏状态,临床科目多由临床医生带教,药学科目则由实验室药学教师带教。[5]因而,学生往往在繁杂的基础课程学习中忽视了对药物治疗、研发的关注,而且目前课程体系对学生的研究思维的训练稍显欠缺,学生无法较好的形成知识间的交互,进而妨碍了知识能力的融会贯通。创新性研究、可持续性发展等方面就相形见绌。


  CDIO以产品研发到运行的整个周期为载体,培养学生获取知识、运用知识的能力,团队工作能力,沟通和交流能力,以及创新能力。[12]CDIO让学生以主动的、实践的、课程之间有机联系的方式学习工程。[13]事实上,CDIO对强调应用性的学科学习同样有重要的适用意义。临床药学是一个应用性很强的学科,CDIO的“全过程性”,即以主线贯穿,恰恰能让临床药学学生对所学知识形成有机联系,从而为创新性工作与研究铺设可能。


  三、基于CDIO的新型临床药学人才培养模式探索


  CDIO的核心理念与新型临床药学人才培养需求是契合的,那么,如何在现有高等教育框架下,充分汲取CDIO的核心理念,适当借鉴CDIO的具体操作,调整临床药学人才现有培养模式,实现人才的优化培养,是一项重要而且亟待探索的课题。同时,借鉴Pharm.D等国内外经验来看,设立“六年一贯制”的长学制,对培养创新性应用型的临床药学人才是更为科学合理的选择。


  1.主线:实践与研究穿插贯穿培养全过程。


  CDIO通过模拟产品生产的全周期让学生“做中学”,在实战中扎实所学。临床药学同样要求学生接受大量的临床训练。尽管它不能完全模拟全周期,但学习CDIO的做法,突出实践能力与创新能力的培养是重中之重。我们希望通过实践与研究两手抓,将其贯穿全过程实现优化培养。


  一方面,强化实践。要结合院校自身特色,争取各方力量拓宽实践渠道,通过和药企、医院药房、社区药房等联合办学、定向培养,为学生提供更多实习机会,定制实习方案,将实践训练贯穿于六年中的各学年。对实践训练进行分层次、分阶段,各个学年明确不同程度的实践任务。比如在前两年可以采取“渗透式”或“感受式”的实践,即组织学生到药企、医院药房、社区药房等参观与实习,强调学生对就业市场的直观感受,形成整体概念与一定的职业预期;之后各学年依据所学知识有针对性的开展实践训练,能让学生及时巩固所学,在做中学、学中做,避免传统的“集中式”实践。


  另一方面,强调研究。可充分利用综合性大学科研实力雄厚的优势,让学生接受正规科研训练,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实行导师制,从大一开始双向选择确定导师,导师指导学生参加科研活动,通过申报科研项目,参与课题研究,让学生形成理论与实践的交互。通过严格的科研训练,既掌握先进实验设备的操作技巧,也开拓创新思维能力,同时提高责任感与独立工作能力,为将来工作打下基础。


  2.辅线:课程模块化。


  CDIO在具体操作中的重要特征是将课程重新组合,实现模块化、课群化。六年一贯临床药学的课程体系可分为公共基础模块,药、医基础模块,临床药学和医学专业模块以及临床实习模块,重点是合理组合化学类、医学类、药学类、人文科学类等课程,形成系统、完整、有程序性和连续性的课程体系。[9]其中第一到三年内主要完成公共基础、药、学基础课程,其中穿插一些人文社科课程;第三到五年内主要完成临床药学和医学专业课,其中包括以人体系统和疾病为中心的药物治疗学、药理学等;第五到六年内主要完成临床药学专业相关课程,如临床药物评价、药物不良反应及药源性疾病、药物经济学、药物流行病学、药事管理等。[15]而实习实践模块将分层次的分布在各个学年。模块化的课程设置,要重点把握以下几方面关系。


  一是合理设置各模块的课程。要特别注意合理安排六年制培养方案中的课程内容和教学量,避免简单套用药学、医学和人文等专业的理论课程和简单地采用其教材和教学内容。可参考国际流行的基于人体系统疾病设置课程的模式,以药物治疗学为中心,按人体系统疾病分类,围绕系统疾病将相关课程分段纳入不同模块进行教学,纵横结合,以解决问题为导向的学习,使学生既能系统掌握有关知识,又能及时将理论知识在实践中巩固和记忆,避免遗忘和与应用脱节。


  二是有效集成理论课程与实习实践。要整合实习实践项目,分层次的推进实践教学,各个学年的实践任务要有所区别,所针对培养的能力要整体考虑,循序渐进,切实提高实习实践的效果,不让实习实践“走马观花”,也不能机械重复。同时,在实习实践过程中,模块化的课程设置要充分结合实践训练的推进,在模块化的设置中保持学生一定的课程自主选择权。理论教学与实习实践两块阵地要形成联动,实现优势互补。


  三是凸显本土特色与接轨国际并重。一方面,要充分突出我们的中医中药特色。目前中西医结合治疗,病人同时使用中西药的情况越来越多,新型临床药学人才要加强中药临床药学的研究,提高中药的临床疗效,同时也促进临床中药学学科建设。另一方面,也要积极接轨国际药学教育。提供国际化教育平台,拓宽学生视野,增强学生国际对话能力,提升全球竞争力。可以通过留学生双学位项目和国际交换生项目,提高双语授课的比例,鼓励教师双语教学以及综合使用国外教材等途径。


  3.支撑:多样化的教学与管理方法。


  第一,多样化的教学方法。事实上,一方面,在理论教学中,借鉴PBL等启发式教学方法,围绕特定问题展开自主学习、研究与汇报,更可以以团队设计的形式进行,从而充分调动积极性,提高综合能力;另一方面,在实践教学中,强调真实情景模拟教学,比如让学生在药房或病房中模拟药学服务,应用所学的理论知识指导实践应用。


  第二,多样化的考核方法。传统的教学考核办法是在学期末或期中进行理论考试,而且考试内容以记忆性为主。CDIO教学模式要求在教学过程中对学生学习情况进行动态的全方位考察,而且考查的内容不仅包括学生掌握的理论知识和程度,还包括整个学习过程中学习的态度和工程项目的完成情况,三者比例基本在5∶2∶3。因此,可借鉴英国药学院校的考核办法,学生表现评价包括两个部分:授课表现和考试,一般情况下授课表现占40%,考试占60%。授课表现包括课勤率(10%)和课堂作业(90%)。课堂作业一般由小组作业和论文两部分组成。通常小组作业占课堂作业40%,而个人论文占60%。每门科目均有考试,考试采用闭卷考试且题目多为开放性的论述题。还可引入运行临床能力测验(ObjectiveStructuredClinicalExamination,OSCEs)考试制度,通过模拟临床场景来测试学生的专业职能。


  第三,多元化的教师队伍储备。基于CDIO的临床药学人才培养模式改革,还特别需要多元化的师资队伍建设。要“严把关”,即严格药学老师的聘用条件;“广培养”,保证已有师资队伍的可持续发展:“强引进”,即加大引进临床实践领域的专业人员,还要定期外聘来自临床单位的专家来指导,尤其是国际药学教育领域的专家。教师组成多元化,不但是为了增加教师队伍自身能力,更是为了符合CDIO标准的新型药学人才培养模式的教学要求,因为学生“学”到什么很大程度取决于教师“教”了什么,“教”的内容以及谁适合来“教”就是师资队伍建设的目标所在。


  综上,创新性应用型临床药学人才这一时代的需求已浮出水面,“高等临床药学教育如何应对”这是一个需要我们共同努力与探索的新课题。他山之石可以攻玉,CDIO已经在工程领域取得了良好的实践效果,同时CDIO有普适性,它的很多教学原则都可以运用到其他科技以及非科学类科系的教学经验当中。[16]这也正是实践之路常青,CDIO理念或许能为临床药学教育打开思路,绘制新的图景。本文来自《中华医学教育》

千里马w88club优德:https://www.q-zhuang.com/yx/yx/224111.html

上一篇:高校药学专业实验教学改革的研究与实践

下一篇:临床药师规范化培训中药学病例分析书写的教学实践与探索

医学论文最热期刊